第 46 章 失落之地(四)(1 / 4)

纯白恶魔 priest 8154 字 1个月前

说话间,有光从窗外透进来,和大麦酒一般颜色。

两个人扭头望去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,见人们抬着一条巨大的鱼灯从街上游过。

那灯有十来米长,很旧,老驿站长年少时在诗里描绘过。

鱼身有些地方已经微微变色,骨架依旧灵活,它闪烁着昏黄的光,鳞片上有细小的纹仔细看,每一道纹路都是一个名字,据说那都是一去不回的火种。

鱼灯经过的地方,人群寂寂无声,只有遥远的风笛在前引路,往长街尽头去了。

万圣节是血族的新年,而在人类这边,和乌鸦记忆里已经变成另一个“儿童节”的那个日子不同,这个节日已经因为异族的欢庆而变得恐怖起来。

领主城堡每到万圣节都开宴会,私人血宠当然不够大宴宾客的。茉莉记得,每年万圣节前夜,都有大卡车拉着一车一车的“养殖浆果”过来。

“养殖浆果”是一些工业克隆人,食用时都是婴儿,他们天生缺失一部分脑组织,胰腺功能异常,适合短期笼养,高血糖让他们的血液成为有特殊风味的甜食。

后厨离血宠宿舍很近,被抽完一大管血的茉莉会趴在窗户上,看着那些大卡车。卡车里一笼一笼的婴儿也透过车窗看她,成百上千张一模一样的脸被玻璃挤变形,只有翕动的嘴唇和偶尔眨巴的眼睛提醒她,这不是粗制滥造的塑料人偶。

此时茉莉茫然地站在路边,让载着英灵的大鱼灯先过,心里想着那些神圣火种们告诉她的事。

莱斯利承诺,她可以把孕妇和儿童安置在神圣的直属小镇上,但其他人不行,实在塞不下了。如果他们愿意,只能分散到依附于神圣的小镇上,或者跟着那位新的神秘火种走。

他们建议她先去方舟进修一年,等能更好地理解神圣路线和“审判”后,再出任务。小队中一个还不是火种的成员艳羡地说,像她这样先准备好再加入小队的,叫做“学院派火种”,以后都能走很远,说不定能成为“秉烛人”,甚至“亚圣”。

三级神圣就叫做“秉烛人”,是能跟血族天赋者一战的高手,整个方舟只有三位。

而遥不可及的四级叫做“亚圣”,至少掌握两个方向的能力,至少有一种能力可以影响一整个星耀这么大体量的城市当然,这就纯粹是吉利话了。毕竟连方舟的奠基人“老爹”都还只是比较厉害的“秉烛人”,没能达到亚圣的层次。

他们向她描述了一个充满梦想的未来,看出她犹豫,又隐晦地告诫她,虽然萍水相逢是缘,但“神圣”和“神秘”不是一路,再舍不得,也总有分道扬镳的一天。与其将来话不投机闹掰,不如趁现在各走各路,好聚好散,将来见面还是朋友,她会在方舟找到真正的同伴。

可其实茉莉在意的不是这个。

她不是不能跟朋友分开的黏人精,她已经十四岁按莱斯利他们的说法,方舟十六岁正式成年,十四岁也算“成人预备役”,可以参加工作了。

神圣小队的人事无巨细地介

绍方舟、介绍作为火种的使命和他们惊心动魄的历险故事,对于茉莉来说都不算新鲜,她小时候就听爱丽说过了。她想知道那些穿灰衣服的人去哪,吃什么,想知道如果她不是火种、没有当众在法官肚子上刮出“奖”,会被佐伊送到哪。

可是他们没有提。

茉莉目送着大鱼灯走过,看见驿站的人们跟在后面,拿着各自的小鱼灯,缀上自己亲友的名字,排队跟在大鱼后面,妄图于时光长河中演绎溯洄的奇迹。

鱼灯队伍一眼望不到头,“呜呜”的狗叫声从原属于佐伊的小楼后门响起,伊森老爹手里拎着一盏小鱼灯站在那,鱼尾上画着一朵向日葵,叫洛在葵花边上写下老驿站长的名字,拉着他一起走了。

小楼里重回寂静,乌鸦一抬头,就看见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楼梯阴影里的伯爵。

“我下来透口气。”伯爵说。

乌鸦“他们在干什么”

“小的那些在过年,大的我不知道,她们好像有点明白浆果圈是怎么回事了,”伯爵顿了顿,有些不自然地飞快垂下眼,“不太好接受。”

最后一句,她没有说主语。乌鸦一时不知道她说的是那些“种母”不好接受,还是伯爵自己不好接受。

直到头天,伯爵心里还是将他们当成没有灵魂的家畜,她不得不如此,否则死掉的六个孩子和活着的珍珠会从她心里挖出一块肉来。

“没关系,慢慢来。”乌鸦打断了她,随后又笑了,“珍珠怕你怕得要死,有什么问题还是让她来找我吧,我猜她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傻了所以你刚才听到了,有什么建议吗”

伯爵散乱的目光瞬间聚焦,沉声说“有,去了神秘那边,不要对别人暴露你的来历。”

乌鸦没应声,只是忽然说“你不是尾区人吧”

伯爵一愣,脱口说“你怎么知道”

“这是一目了然的。”乌鸦想。

伊森老爹对茉莉说过,对付秘族,神秘的火种能力比神圣更好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