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(1 / 6)

第40章

跻身元婴,就如同现代社会,考上大学了般,由于进入秘境的修士死伤惨重,赤云虎和魏辛月都已经回到各自的宗门处理门内事宜,留下蓝青缘给赤梵天护法。

如今千里传讯,赤云虎知道了赤梵天的成绩,自然是为他高兴的,且一般元婴大成时,可以宴请宗门好友,以昭告天下。

赤梵天还记得他娘要他去一趟天音阁,让赤乙铭拜师一事,便不紧不慢和夜渐鸿带着赤乙铭往天音阁的方向飞去。

赤乙铭如今八岁多,个子拔高了不少,也张开了些,但唯一不变的还是喜欢默默红眼眶,经常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。

用赤梵天的话来说,就是赤乙铭还是委屈受少了,就把屁大点事当成天都要塌了。

赤乙铭打扮成书童的模样,脑袋上顶着书生帽,发带飘飘,样貌虽不惊艳,但好在清秀干净,让人无法心生厌恶。

他手上拿着一颗话梅,酸得龇牙咧嘴,但又觉得好吃,连吃了好几颗,还捧着那碟无核话梅凑到赤梵天面前。

赤梵天正躺在藤榻上,用扇子捂住自己半张脸,直接拒绝道“我不吃,你给你夜师叔尝尝。”

夜渐鸿在船尾练剑,几人顺着河流而下,一路游山玩水,惬意非常,这边山清水秀,山水如画,在凡间,脱离了修真界,赤梵天难得觉得有几分清闲之意。

“真的好吃,爹爹,你试试看,你不是说体验凡人的生活,那都不体验凡人的吃食,怎么算是体验凡人的生活呢”赤乙铭倾情推荐,双手举着翡翠玉蝶,上面装着一盘无核的话梅。

赤梵天神情有些嫌弃,旋即慢吞吞地拿起一颗放进嘴里,酸溜溜的味道,口中生津。他眉头刚蹙起,嘴里又咂吧出一点甜丝丝的味道。他眉头蹙得更深了,说不出来好吃,却又忍不住继续吃。

于是赤梵天和赤乙铭坐在榻上,你一个我一个地将那碟话梅吃了个干净。

等夜渐鸿从船外进来,便看见两人在小声说些什么。

“你去让船家再给我们拿些过来。”赤梵天拿扇子推了推赤乙铭的肩膀,催促道。

赤乙铭现在也不是言听计从的马屁虫了,往旁边挪了挪,不动,然后努了努嘴,说“爹爹自己去,飞过去很快的,我去的话,还要走很远的路,我腿疼”

这艘船租得很大,船头船尾还真有不短的距离。

赤梵天见他不听话,抬手去捏他的脸。

赤乙铭眼疾脚快的下榻躲在夜渐鸿身后,抓着他的衣服,指责道“夜师叔,我原本给你准备的话梅,被爹爹全吃啦。”

夜渐鸿挑眉看向赤梵天,赤梵天嘴唇泛红,舔了舔因为吃多了话梅,而破皮的嘴唇,低声笑着说“所以让赤乙铭去船家那多拿些来,你别说,这东西虽然廉价,酸酸甜甜蛮好吃的。”

夜渐鸿对于赤梵天理直气壮欺负小孩的行为见怪不怪,将剑收起,端起玉蝶,无所谓地说道“你俩等着,我去给

你们拿。”

赤梵天笑眯眯地说道dquo多谢师弟。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”

赤乙铭则是牵着夜渐鸿的手,说“夜师叔,我和你一起去,我陪着你。”

赤梵天用扇子盖住脸,做出假寐的模样,懒懒散散提不起精神的样子。

夜如同无声下压的幕布,从窗户看,如同从天幕之上泼洒出的黑墨,黑压压的,却又能在天边看见一轮清晰的明月。

所谓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

赤梵天躺在船头,看着满天繁星,入了凡间,仿佛修真界的一切都变得有些遥远,眼前只剩下月亮和星空。

三人躺在躺椅上,赤梵天伸手牵住夜渐鸿的手,旁边的赤乙铭主动有样学样,也要和爹爹牵着手。

“总觉得凡间看见的星月,比我在大衍宗看见的要更加明亮,像那夜明珠似的。”赤梵天抓着他的手指,轻轻把玩着,月光下,夜渐鸿的脸上都像是镀上了一层浅色的月光,莹白发亮。

夜渐鸿从前觉得书中那些赏月思乡的诗人,都不过是无病呻吟,但当真此刻处于这般安静的状态,耳边是水声和风声,看着与家乡如出一辙的月亮,他却也忍不住难受了。

在异世界里,他毫无亲缘,如同一只孤鸟,来这里已经十多年了,要说毫无眷恋,倒也不现实。

只是在修真界,不论是内心的仇恨和弱肉强食的规则都在推着他往前,无法回头,无法追念。

“应该是师兄在大衍宗根本无心赏月吧。”夜渐鸿一语道破,享受这偷来的清闲,安静赏月,看星星。

三人安静半晌,便听见了一点细小的鼾声,赤乙铭趴在躺椅上无声无息地睡着了,也是,小孩能有什么心思赏月,能够忍住不打扰他们两都算是懂事了。

赤梵天和夜渐鸿对视一眼,默默结束了这次赏月,抱着赤乙铭回了房间。

赤梵天无语的笑道“这酸梅吃得我舌尖都破了。”

夜渐鸿接受无能,尝了一点差点牙齿都酸掉,他轻轻看了他一眼,调侃说